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網站首頁 > 副刊 > 正文

紀念流沙河先生

2019-12-06 19:47:05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 胡宗杰

2019年11月23日,著名文化學者、詩人流沙河先生逝世。聽得這一消息,心里有些悵然,我曾聽過先生半天的講座,對先生有個一面之緣。

我于1990年參加了北京魯迅文學院的函授學習。12月14日,學院在四川省作家協會的三樓會議室,舉行了兩天半的面授講座。第一天上午,就是流沙河先生的講座。講座由學院辦公室主任王彬主持,他介紹了沙河老師的基本情況,并強調他很忙,機會難得,希望大家珍惜。

沙河老師戴著一頂別致的老頭帽,穿著普通,態度和藹。他講的題目是《詩三柱》。他不講詩如何寫,他說“詩如何寫”是講不出來的。他講詩的三柱分別是情、智、象,并說任何詩都離不開這三根柱子,三根柱子之上就是語言了。他從遠古的《詩經》一直講到了“五四”的白話詩,講到了胡適、郭沫若、艾青等當代詩人的創作。

中間休息十分鐘時,一大群人遞上本子請先生簽名留念。先生只簽了兩三個人就推辭說“休息一會兒吧”。有幸我也是這兩三個人中的一個。沙河先生為我簽的是“有緣相識。流沙河,1990、12、14”。

先生著作等身,名滿天下。我前些年在榮縣新華書店買過一本先生的《Y先生語錄》。語錄一共400則。先生自謙自己是Y先生。一開始就為自己畫像:“舶來新西服,老式舊布鞋,踱入會場,惹眾人竊笑者,秘書Y先生也。我問:‘你這是啥意思?’他答:‘現代是表面,傳統是基礎。’狀甚嚴肅,不像在說笑話。”語錄不乏對現實生活風趣幽默,針砭時弊的作用。如:“潮流還是緊跟才好,吾家也安裝防盜門。落成后,請Y先生來開開眼界。我問:‘你撬得開嗎?’他答:‘大盜不盜,沒有必要撬你的門,我在街上把物價翻一番,便偷了你存款的一半。’”

高中語文第四冊上,選了先生的名詩《就是那只蟋蟀》。這是沙河先生和臺灣著名詩人余光中的詩書往還吟唱:“……就是那一只蟋蟀,在海峽這邊唱歌,在海峽那邊唱歌。在臺北的一條巷子里唱歌,在四川的一個鄉村里唱歌。在每個中國人腳跡所到之處,處處唱歌。比最單調的樂曲更單調,比最諧和的音響更諧和。凝成水,是露珠;燃成光,是螢火;變成鳥,是鷓鴣。啼叫在鄉愁者的心窩……”詩歌寫盡了他鄉游子對故鄉的思念,也表達了對兩岸和平統一的期盼。

近十年來,沙河先生在成都圖書館開辦講座120場,僅線下去聽的觀眾就達6萬余人。沙河先生現在停止思想了,我們再也聽不到他的講座,再也讀不到他的新作了。愿先生一路走好,如果真有天堂的話,天堂里也急需先生這樣的天才。去給他們開辦講座,去給他們創作更多更好的作品。

cba直播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