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懷揣一百元 自貢四少結伙離家出走操成都

2017-08-30 18:18:11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準備結伴上成都的四名少年

四名少年年齡在11歲到13歲之間,揣一百塊錢就敢上成都,在客運站被攔下來之后才發現四人原來是老江湖,更讓人意外的是,好不容易聯系上其中一名少年的家長,娃兒不見兩天對方竟然不著急,稱管不了,幾次三番溝通都不愿前來接人。

四個娃娃

揣一百塊錢就敢上成都

29日14時許,在客運站門口候客的出租車司機王宗懷等來了一單“大生意”,四名少年前來詢問“上成都好多錢?”

“沒得大人,四個都是小娃兒,我一看就覺得有問題。”王宗懷稱看起來四人身上的衣服已經好幾天沒換,聞起來四人應該好幾天沒洗澡了,既不像是外出旅游也不像是讀書走親戚,他懷疑四人是私自離家出走,趕緊將情況向正在站前廣場執勤的客運站綜合辦工作人員李澤能反映。

李澤能和另外兩名同事將四名少年攔下來之后,越問越覺得不對頭。

“聽我一個朋友說,報他的名字買票可以打折,到成都只要13塊錢,到云南只要18塊錢。”四人來到客運站售票窗口,發現報他們口里那個“到超市里買東西都不用付錢”的有能耐朋友的名字不起作用,到成都一張車票仍然要八九十元之后,決定到客運站門口碰碰運氣:“看打出租(上成都)是不是要便宜點。”

據悉,四名少年兜里的錢加起來只有一百塊。

滿嘴跑火車

四人原來是“老江湖”

四名少年之所以執意要上成都是因為“成都是個大城市,比自貢好耍”。四人年齡在11歲到13歲之間,其中身材格外敦實的少年自稱家住大安何市,另外三名身材分別最高、最矮和最瘦的少年都來自沿灘,并稱“都是一個灣子”的。

“一天到晚就喊我剝豆子,剝得我手指甲都空了。”矮個少年稱自己的父母為“老貓兒、老拽兒”,平常天不亮就挑菜到街上賣,那一百塊錢就揣在他的兜里:“走的時候他們拿了兩百塊錢給我,說要開學了出去好生耍幾天再回來,用了就只剩一百了。”

說著說著,他突然從腳上脫下了一只拖鞋,比在自己脖子上,一本正經地說:“再不讓我走,我就自殺!”說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高個少年話不多,稱自己有一次在燈桿壩偷粑粑被逮:“粑粑值不了幾個錢,判不了刑,問了幾句,結果還不是要放我出來。”瘦小少年顯然是他們當中的“頭”,盡管他只有11歲,是四個人當中年齡最小的,卻有著和這個年齡不相稱的口氣,以及能讓成年人都覺得汗顏的談話內容。瘦小少年自稱上初一,卻表示寫不來自己的名字,“我讀書不得行,打游戲得行。”自稱已經打到了“白金”級別,動不動就喊“單挑”。

看起來,敦實少年在四人當中顯得最為老實,但事后證實他報的也是假名。

稱管不了

幾次三番溝通家長不愿接人

四名少年均上身T恤、下身短褲、腳穿拖鞋。唯一行李只有一個環保袋,里面有一個充電寶、一根數據線、一把鑰匙、一盒感冒藥和兩包云煙:一包沒剩幾根,一包還有大半包。

四人都不愿意透露家庭詳細住址,以及家人電話,對自己的年齡和姓名也說法不一。14點30分,客運站綜合辦工作人員將少年移交給特巡警。

“槍里有沒有子彈?”少年明顯被特巡警身上的裝備吸引了,漸漸地變得老實起來,經詢問四人在QQ上約定28日在市區碰面后,當天晚上在網吧打游戲耍了一個通宵,第二天決定到客運站一起乘車上成都。

四人身上都有一部手機,其中瘦小少年還是一部蘋果6S,他稱是自己上個月過生日收到的禮物。四部手機沒有插卡,打不了電話只能上網打游戲。其中敦實少年手機上存有父母的電話號碼。

“你是不是XXX的家人?”剛開始,對方表示沒聽過這個名字,但一番外貌描述后確認對方確為敦實少年家人,但電話那頭特意申明:“但我不是他親媽,是后媽。”并表示敦實少年曾經多次離家出走,自己管不了,經多次溝通對方仍然不肯前來接人。

下午4點,特巡警隊員將四名少年移交給丹桂派出所。幾經努力,當晚派出所民警終于聯系上四名少年家人,并將其送回了家。

■對話

“他們才不得擔心”

從客運站到丹桂派出所車上,特巡警隊員和少年們有一段對話。

特巡警:回去要好好讀書,好好讀書才找得到好工作。

少年:書讀得好只證明找得到工作,但不能證明找得到(大)錢,兩回事。

特巡警:早點回去免得父母擔心。

少年:他(她)們才不得擔心呢!估計這會兒正在‘自摸——卡二條——拿錢來’(聲音拖得長長的,并配手勢,惟妙惟肖)——再說早點回去也是一頓打,晚點回去也是一頓打,(晚點回去)最多多打幾下。(記者 張才)

cba直播今天晚上 血战麻将规则如何算倍 福彩全部开奖结果 海南环岛赛彩票走势图官网 哈灵上海麻将官网 选4历史开奖结果上海 哪个股票平台好 股票挣了谁的钱 美人鱼捕鱼 权重股有哪些股票 长期免费一波中特